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sportsjobsource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女总裁的全职高手》最新章节。

“什么侠义,哼!”

钟道临不屑的一摆头,嗤笑道:“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,这年头讲的是心狠手辣,无利不行,想当头就不能有妇人之仁,我看如今的人间都有点魔界的意思了,这小子做下咱们这笔买卖立威,自然会被有心人看重。”

蓝月牙诧异道:“你怎么会想到这些?”

钟道临冷笑道:“说到底还是个谁强谁弱的问题,弱者被强者支配,历史总是由强者书写,你看蒙古人刚打过来的时候,还不是一个个义愤填膺,等真被蒙古人统治了,一下子都老实了,要不是如今活不下去了,就算蒙人是外族,又有谁会造反?民族大义值几个钱?统统狗屁,都是借口!”

蓝月牙见钟道临突然愤世嫉俗的样子,忍不住一阵心悸,赶忙跳下马,抚着他的肩,柔声道:“钟郎何必这么认真,月儿去料理了他们罢了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钟道临回复了一下,摇头道:“小小的惩戒一番也就是了,疯狗想要咬你,犯不着再想着回咬疯狗一口,我来吧。”

钟道临说罢走到路旁,伸手从路边的野地里摘了一把野草,双手合十摁在手心,轻吟道:“木精乞灵,巽辛列曜,周虚祀符,茅兵出营,起令!”

随着钟道临的秘咒声毕,“噗!”的一声轻响,整个手掌冒起了浓浓的白烟,方才的一把野草纷飞着朝地面降去,落地后转瞬化作一道道幽光消失原地。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钟道临施法的时候,勃尼扭头看了一眼就继续催马前行,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[txt全集下载]

过不多时,远处传来了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惊叫声,紧跟着是马匹的嘶鸣,沉闷的蹄声刚刚响起便沉寂了下去,蓝月牙扭头往回看了看,只隐隐约约的看到几个黑影飘飘浮浮的远去,忍不住冲钟道临笑道:“就只是吓唬吓唬他们?”

钟道临拍拍手,搓掉掌内的草泥,轻松道:“那还能怎么样,难不成干脆吓死他们,就这样量这帮人也不敢再追了,泥人还有三分火性,要这小子还想耗子陪猫睡,赚钱不管命,我就真的往下送他一程了。”

说着嬉笑道:“但愿蔡老不是就生了这一个儿子吧。”

直到三日后车队行至安庆路的地界,钟道临所不期望的事情也没有发生,那晚被茅兵吓的三魂出窍的蔡斌来当夜便一病不起,此时做梦都在一惊一乍的哭喊着闹鬼。

这些人都是忽然被从地下冒出来的茅兵拽离马鞍,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呢,就见到十几个人形绿影鬼哭着绕你转,也不伤害你,就是在脑后凄厉的悲嘶着,哭闹着,惨叫着。

你就算拿刀砍过去,人家身子都断成两截了也不还手,就是像苍蝇似的在你脑子旁边晃悠,时不时轻轻地摸你脸蛋一把,然后哭啊哭啊哭啊的。

这一家伙谁不心头发毛,等到这些绿影流着眼泪,呼呼赫赫的跟着这帮哭爹喊娘的贼从野地追到城门,这群夜半出城的三十多骑当场就疯了两个,跑丢了几个,剩下侥幸逃回的多半闭门不出,整日浑浑噩噩的又哭又笑,病好后大多干脆信了佛。

从此远离江湖,一心阿弥陀佛。

此时的钟道临尚不知道他一年之间又给佛门送去了不少虔诚的信徒,仍是无聊的跟随者车队前行。

这些天来,谁困了就去车厢内休息,车厢内待闷了,骑马骑的腿内侧发疼了就下来走走,除非马累的走不动,否则根本就没有停过,勃尼可能是看钟道临不顺眼,一路上把专职磨豆腐的驽马,干脆都当成了关云长的赤兔使唤。

虽然二十多匹驽马已经被勃尼轮番虐待,逼出了巨大的潜力,但终究不是汗血宝马,终于有一匹瘦弱的驽马在流汗脱水过多下,昂首惨嘶一声,马失前蹄,倒毙而亡,拖的马车都差点翻了过来,惹得车厢内一阵尖叫。

瘦马临倒下还无奈的看了勃尼一眼,似乎临死前的最后一眼,想把这狠心的婆娘记住。

勃尼也看到了瘦马临死的眼神,浑身没来由的一颤,似乎被什么触动了,如果来世轮回自己变成了这马,被别人所虐待,说不定还没有这匹马来的坚强。

起码,这匹瘦马已经走完了它这一生中的路程,苦也就是苦十几年而已,自己呢,已经苦了三百多年了,还要苦多久?

“我受的苦也够了,想解脱未必有那个福气呢!”

勃尼暗叹一声,感于自身的孤苦,看着瘦马死后安祥的神态,眼神不由得有些羡慕,一时间竟是痴了。

弟子们七手八脚的将马套解下,又重新挑出一匹相对壮硕的驽马套在车前,因为已经到了安徽境内,饥荒越来越严重,路旁的树皮跟榆树叶都被饥民剥光了,再往前走或许有钱也换不来粮食,就有人提议把马尸搬在车上,这两天先用马肉充饥,剩下干粮以备不时之需。

这个富有前瞻性的提议被勃尼怒喝着否决了,钟道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勃尼给死马作了场法式,居然是念的是斋坛的《洞玄灵宝真经》,明显是把死马当活马超度了。

众人担心的事情,未等勃尼超度完就发生了,先是一股路经的灾民见到车队就围了上来,紧跟着这群双颊深陷,眼睛巨大,已经饿得见骨的灾民,开始疯魔一般的朝死马扑了过去,根本无视众人已经亮出来的刀剑。(.la棉、花‘糖’小‘说’)

看着生吃活剥死马尸体的这些饥民,勃尼扭过身去,挥手示意继续前行,众人见饥民疯了般的生撕着血淋淋的马肉,忍不住干呕了起来,一个个跳下车来戒备着,生恐这些已经失去理智的饥民动了生吃众人的想法。

也幸亏了这一匹倒毙于地的死马,否则这群饥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冲众人扑上,直到走出了很远,许多人心中还后怕着,不是怕打不过这帮手无寸铁的饥民,是怕这些人看自己时的那种眼神,空洞而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,阴森的让人骇异。

车队越往安徽境内深入,倒毙在路旁的饿殍越多,一群群的苍蝇围着这些大头瘦骨的尸体“嗡嗡”飞转,就算有人经过也不飞开,道路两旁的树林,凡是能够看到的树都是黄白色的,那都是已经被剥了树皮,吃无可吃的树,如果杂草也能吃,恐怕这里早就成了平地。

一众弟子这些年都生活在万花岛,从未见过如此的人间惨剧,那一具具饿成人干的尸体,一颗颗硕大的脑袋,一个个深陷的眼窝,一个个空洞的眼神,都让这些男女们深深的震撼。

能施舍的粮食全都施舍了,再给哪怕半袋豆子,他们自己都要饿肚皮,吃树皮,可这些被悲惨的一幕深深震撼的弟子,仍旧徒劳的将余粮分派给路过,爬过的饥民。

是的,爬过,有些饥民只能用麻秆一般的四肢撑着身体往前爬,他们已经饿得走不动了,弟子们含着泪把一把把豆子分给这些人,尽管知道这是杯水车薪,甚至知道这不过是延长他们受苦的时间,而绝不能把这些人救活。

十日后,整个车队又成了徒步走,所有的马都被吃掉了,布袋内的粮食也光了,面露菜色的弟子们丧气的走着,一个个肚皮直打鼓,腰带紧了又紧。

这些人勉强算得上道家之人,修的是三界五行外的道法,却仍旧被三界内的诸般惨象所感染,不知道是炼丹炉外的童子动了凡心,还是童子本就有着一颗凡心。

或许三界就像那丹炉,自己以为在炼丹,却不知其实自身就身处于丹炉之中,被一日一日的炼化着。

这其中只有一个人对这些惨剧无动于衷,没有怜悯,没有同情,钟道临甚至不觉得这些饥民可怜,仍是毫无所觉得走着,别人施舍粮食的时候他不干涉,即使有人饿死在自己面前,他也不会动容。

看多了,也就习惯了,有些人即使在大荒之年也活的滋润,有些人即使身处盛世之中,依然贫苦至死,怪谁?又能够去怪谁?

恨头顶这片天么?你可曾为头上的这片天做过什么,如果没有做过,又有何资格去恨?

怪脚下这块地么?你可曾为脚下的这块地做过什么,如果没有做过,又有何资格去怪?

天地养育了世人,世人却不知回报天地,天地就有资格将万物视为土鸡刍狗,而万物却永远没资格去恨天怪地。

除非你能超越天地之中的法则,堪破天地之谜,乘天道无极,小天下万物。

钟道临追寻的就是这个天道,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,越接近它越是对万物生灵淡漠,生生死死都成了经验,留下的只剩孤独。

这天,众人正在路上蹒跚的走着,突然从路旁蹦出来个光脑袋的和尚,扭秧歌似的晃到大路正中,一轮手中的大刀片,瞪圆了双眼狂吼一声:“呔!”

这和尚可能也是饿了,喊完了有些脑充血,晕晕乎乎的朝后飘了几步才站稳,卡腰大喝道:“此山是俺开,此树是俺栽!”

“要想从此过!”

这个肥头大脸,耳垂硕大的花和尚正说着,又从旁边蹦出来三个脏兮兮的半大小子,愣头愣脑的接着喊:“留下买路财,呀呀呀!”

说罢,四人很有默契的开始原地挥舞各自的“兵器”,不知道是成心演练,还是存心吓唬。

钟道临闻声止步,用戏谑的眼神看完四人的表演,再仔细一瞧差点没乐出来。

那花和尚就不说了,穿着个看不出本色的脏兮兮僧袍,两只袖子烂了一对不说,脚下还少穿了一只鞋,提着个没有血挡的破刀片,光着油乎乎的大脑袋,厚唇大耳,牛眼似铃,飘乎乎的往那一站,跟个喝醉的狗熊一样。

唯一让钟道临纳闷的就是这花和尚声音洪亮,体型够肥,这种人放在重灾区是绝对露脸显眼,也不知道是吃什么养的膘,要知道这鬼地方连树皮都被饥民剥光了。

四人中就那秃脑门的花和尚还拎了口生锈的破刀,剩下三个小子看起来是真穷,饿得脸都绿了,盯着钟道临的双眼都冒蓝光,三人中一人手里攥着根尖头的铜攮子,另一人握着杆裹铁皮的分水刺,站在最后那位最惨,拎着块石头,流着鼻涕就上来了。

钟道临虽然对这四个半大小子,居然就敢抢劫几十人的队伍深表钦佩,可却对四人的目中无人兼胆大包天颇为恼怒,伸手一指拦路的那位秃头和尚,不屑道:“别剃个光头在我这儿装彪悍,道爷手下净是干这个的,早看腻歪了,真要学你们一个个蹦出来喊劫道的口号,三天三夜都不带重复词儿的,你这都喊的哪年段子了,小秃驴你刚出道的吧?”

“嘿!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女总裁的全职高手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女生喊我烦人精

凡尘望月

历少的罪妻

翔翔的小脚丫

厉少你老婆黑化了

蒙蒙熊

关于忙与闲的名言事例

岛城阿锋

闲妻不淑

柠檬大傻瓜

海贼之无上剑神系统

青鸟**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